林莽散文新著《在大地的果盘里——札记五味》出版

作者:钟和 2019年1月10日 10:41 《诗歌研究》   收藏


aa


前  言


这本散文集《一盘大地的果实》收录了五件事:我对家乡附近乡村四个季节的感受,我对白阳店童年时光的回忆和怀念,以及我的记忆。以及对家乡的回忆。它包含我的笔记内容。 ,我排队的地方,以及我对四个季节的感受。勾勒那里的自然风光,描述那里的往事,以及对中国西部文化、历史和古国的了解。在欧洲。这些文字都是指地球,是情感启发下的诚实记录。

我一直相信,人类与自然、地球的关系极其重要。如果诗人缺乏与大地、自然的接触,没有风、霜、雨、雪的接触,他的诗就可能缺乏神秘的力量。

从这一点来看,我是幸运的。童年时期,我在农村过着很多年无忧无虑的生活。我的少年时代是在中国北方的水都白洋淀度过的。之后,我有机会去中国和其他几个国家旅行。当你走过这片土地时,你看到的山、河、人、历史,都照亮了你内心堆积的期盼和憧憬。

在古希腊神话中,大地之子安泰是海神波塞冬和大地母神盖亚的儿子。只要接触地面就能吸收无限力量的巨人。但他也是邪神,杀戮、吞噬了许多生灵。地球就是这样,有东西可以给予,也有东西可以索取。人们就是这样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战斗、繁衍、生活的。

我关于地球的话语也许不能很好地表达我的身心感受,但它们是真实的,融入了我的生活经历。这是一种表达感谢的方式,我希望这也是对地球的一种牺牲。

是的,感谢《在地球的果盘上》的策划和写作,这几年行走在地球上,增加了我对生命的敬佩和热爱,这些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加丰富和充实。我再一次意识到了这一点。我们很幸运生活在这个蓝色星球上。我们应该感恩这份恩赐和关怀,珍惜生命和给予我们的有限机会,以敬畏的心面对一切。


林 莽

年7月16日


640


林漫今年11月出生。 1999年到河北白洋淀入队,开始诗歌创作。白洋淀诗社、缥缈诗社重要成员。现任《诗刊》编委、北京文学社理事、《诗歌研究/新诗选》名誉主编、《中国年诗歌》主编。着有《我流经这片土地》、《永恒的瞬间》、《林茫诗选》、《秋菊灯》、《记忆》等多部诗集。着有《时间成为过去》、《穿透岁月的光》、《林旺诗集》等诗画集。


640 (1)


选  读


林中札记(十二篇选一)


一枚残月,像是用粉笔,被轻轻画在了蓝天上


虽已入秋,天气却并没有明显转凉。而且,现在的天气也和以前不一样了。当我十几岁的时候在北京,我记得冬天的水确实结冰了,但八月份下了几次雨,天气很快就变冷了。尽管冬天变得不再那么寒冷,夏天的温暖日子也变得更长,但炎热的日子仍然持续到秋天。

秋天来临,洁白的玉簪花竞相绽放,在晨光的映衬下,在翠绿的阔叶间,散发着洁白的美丽。清晨的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茉莉花香。洁白的花蕾,洁白如玉,色泽诱人。

北京人称其为“玉泉藤”,可能是因为其花蕾的形状。在古代北京四合院里,多种植在庭院南墙阴处或丁香树、苹果树下。当主花盛开时,期待已久的秋天到来了。就像一阵初秋的微风,给人们的心带来期盼已久的喜悦。

它是一朵开在老北京四合院里的花,有一种优雅、谦虚的美丽,就像生长在科学家庭的女人。

同科的紫色玉簪,在炎热的一年里盛开,就像日本扁柏的浅绿色花朵一样,从远处看,就像堆积了浅绿色的雪。是的,蝉的叫声更大了,说:“蚂蚱花散了,笨蝗虫也散了。”

昨晚下过雨,但早上天空晴朗,浅滩里可以看到残月,仿佛用粉笔在蓝天的衬托下轻轻画出的。


蚱蜢花落了,春天蚱蜢花很快就会开花。有些叶子开始变黄。一场小雨落在地上之后。 ∕ 坐在树荫下的老人在哪里? ∕ 我接到电话说:“一郎的纪念集已经出版了。” ∕你的作品也包括在内。”一首不会说的诗∕回想起来,已经是前年融雪的水了∕我没有勇气在电话里提问因为我害怕泪水落下∕我害怕内心的痛苦会变成压抑的抽泣∥多么伟大的诗人∕他这么快就离开了∕是的,森林里有很多生物∕不,只有在秋天树叶落下 - “树叶落下不仅是在秋天。”


当我在森林里散步的时候,我接到了荣一郎的电话,他告诉我一本纪念文集已经出版了,他想让我寄一本书给他。我没有勇气再问更多的问题。有时候心里的痛是触不可及的。回国后,我写下了这首短诗,既是回忆录,又是回忆。


(注:浙江省温岭市著名诗人蒋一郎荣获首届“中国青年诗人奖”,同年春病逝)。


640 (2)



童年的故乡(九篇选一)


它不是“小银”


我记忆最深的是驴子。当然不是“小银”。它比西班牙希门尼斯的小驴子还要高,背颜色也更深一些。她的眼睛被布蒙住,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工厂里,在废墟中徘徊,不知道该去哪里。我不太喜欢它,当然不是因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。

我更喜欢大黄狗。我们称之为“黄子”。

秋天到了,田里的庄稼也成熟了。我坐在驴背上,驮着庄稼。也许驴子已经很久没有吃过新鲜的食物了,看到地上到处都是被砍断的秧苗,它松开了缰绳,把我扔到了路边。我的手立刻就动不了了。那一刻,我突然失去了平衡,感觉秋天的田野在我面前旋转。黄子突然大喊一声,跑到了驴子面前。

奶奶带我参观了村庄。在池塘边的房子里,我让干瘪的老奶奶看看我那不动的手臂。她看了一会儿,在手中拉伸了几下,然后将其固定在吊带中。她听祖母说,汗珠从我脸上流下来,但我从未因疼痛而尖叫。吃完晚饭,奶奶打开夹板来看我的伤口。她抓住我的手,轻轻地把我往前拉,手臂断掉的部分也伸直了。记得当时天黑了,餐桌上点着煤油灯。所有人都聚集到我周围观看,声音似乎让他们平静下来。六个月后,他在北京一家医院接受了X光检查。医生表示几乎不可能确认是否骨折。当时我五岁,我的精力旺盛很快就掩盖了痛苦的记忆。驴子没有受到惩罚,继续在工厂里那条无尽的小路上行走。当然,我对孩子的骨折经历一无所知。

有人说往事如烟,但童年的记忆却永远不会消失。它们简洁明了地勾勒出我的童年。当我从伤病中恢复时,科科成了我最好的朋友。它到处跟着我,摇着粗尾巴,好像一直在等待我的召唤。

乡村的夜晚很安静,白天吵闹的鸡都回窝了。为了防止黄鼠狼袭击,鸡舍的门用一块石板封住了。忙碌了一整天的驴子吃饱了,站在圈里睡着了。黄科跪在门口的石阶上,守护着我们的房子。狗的叫声远远地回荡着,仿佛在传达某种信息。科科很少吠叫,但有时可以听到狗体内发出粗而短的吠叫声。许多年后,呼伦贝尔的草地上又响起了一声哭声。这是牧羊犬的叫声。它们不会发出“汪、汪、汪、汪、汪、汪、汪、汪、汪、汪、汪、汪、汪”的有节奏的声音。它们会发出像狼一样的长嚎。在星星低垂的草原沙漠里,那声音体现着力量。马苏。当时我就想到了黄子。如果你被放逐到草原,你会像杰克·伦敦小说中的狼和狗的结合体吗?

中国北方平原的乡村一片祥和、安静。害我的那个混蛋不是这个意思,他也绝对不是“小银”。黄子比野外的要温顺,村里很多狗都怕它,但它对人总是很听话。任何时候,只要说一声“皇子,皇子”,只要叫它,它就会出现在你的身边。当它听到它的​​叫声时,它有时会从很远的地方跑回来,当它在我们面前摇动粗尾巴道歉时,它的肚子又缩又胀,呼吸仍然粗重。你可以看到。当我抚摸他光滑的后背时,他蹲下来,一脸满足地看着我。

科科和驴子都回到了养育他们的土地,在我的记忆中,他们永远是我童年生活的一部分。


640 (3)


水乡札记(风情篇)(九篇选一)


黄昏


黄昏临近,桨声归家,一艘船与村边的停泊处相撞,发出低沉舒缓的声音,主人失去了生命力和气场,变得无助。黄昏时陆地漂浮在水面上。这样的“柱子”在水乡随处可见,他们把用短绳绑在河岸上的船头的木竿上,用桨把它们运回家。

纪子的远处,夕阳下波光粼粼的水面渐渐化作数道细长的光波,最后明亮的金属光芒消失,回归灰色的寂静。村里的炊烟渐渐散去,芦苇燃烧的味道也越来越淡。

随着每个窗户里的灯光闪烁,湖上的浮空小村就像孤独的天空中的一个星座,有几颗闪亮的星星般的灯光标记着它的位置。村子很小,一条街不到百米长,房屋鳞次栉比,像一座大城院,人挤在一起,像大甸的芦苇。 。

那年秋天,我匆匆从家里赶回村里,插上了队伍。车晚点了,当我们赶到县码头时,太阳已经落山了。水上行驶10多英里需要2个小时,所以我有点担心,直到船来接我。黄昏的风很冷,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独自躺在船头听椽子嘎吱作响。小船在水面上滑行,寂静无声。当桨起落时,船产生的波浪有节奏地拍打船头。那声音听起来美妙极了,就像是不断循环的大炮。船穿过丹店的大海,直奔村庄而去。西边天空的淡紫色云朵很快变成了灰蓝色,村庄的轮廓变成了剪影,村口的大树也融入了黄昏。远远望去,它就像一只低着头和脖子漂浮在水面上的大鸟,但如果此时有人吼叫,它可能会突然展开翅膀,飞向傍晚的天空。

远处,我听到了村庄的喧嚣,看到了闪烁的灯光。当船驶入村子附近的河流时,我们看到人们三五成群地聚集在村口附近的广场上吃晚饭。秋天的蚊子不再干扰谈话。夏天,有些人饭后爬进平顶屋纳凉。从湖边吹来的风会让蚊子难以站立。白上店的屋顶全是平的,三边都被高约10厘米的挡土墙围起来。平日里,这里被用作花园,堆放芦苇和谷物,夏天可以欣赏到冷空气。 。 。据说,洪水年份,可以把船直接绑在屋顶下的墙上,把屋顶变成一小块土地。为此,水城的人们把房子里里外外都用石灰和砖砌得非常坚固,可以在水里泡上几天。

水城的村庄就像一艘漂浮在生命水上的巨轮,载着数百个家庭,在漫长的河水中畅游。黄昏是这艘大船上最热的时刻,人们从四面八方归来,聚集在烟雾缭绕的村庄。村子的一头到另一头都能听到母亲们叫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。即使在低沉的旋律中,尖叫声也显得格外明亮、高亢。这声音让身在异乡的人们想起了家乡。

此时此刻,明月出水面,波光粼粼,暮色中诉说着感人的往事。


640 (4)


水乡札记(往事篇)(九篇选一)


走入水乡


这一年,我们很多同学、朋友离开北京,去了东北,有的去了陕西,有的去了内蒙古、云南。北京站的告别场面悲惨。 。里面挤满了人,有白发苍苍的老人,有中年的父母,还有年轻的同学兄弟姐妹。火车的车窗上挤满了探着头、挥舞着手臂的人,火车开动的那一刻,尖叫声、惨叫声震耳欲聋,仿佛整个车站都要被掀翻。这让我想起诗人石之的诗《北京四点零八分》。 “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/海浪在变……北京站的摩天大楼/突然剧烈晃动”/我的眼睛惊讶地看着窗外/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/突然我的心疼痛……告别的浪潮/冲走了车站/北京在我脚下/缓慢移动……”这首诗是用食指写的,是“一个离开北京的年轻学生。它抓住了我的心,那场告别的场景深深地铭刻在我的心里。”

从2008年夏天到2018年春天,我推掉了两次去陕西、东北农村的任务,和几个朋友一起去了白洋店,最后决定这次自己去白洋店。我决定加入这个团队。 。素有中国北方明珠之称的水城。

那年夏天,我认识了高中同学崔建强先生。他说,他已经安排好和朋友一起去百洋店排队。如果他愿意的话,可以自己去县城。当时正值文化大革命中期,只有占据县城的派系接受下乡的知青。在那里,我找到了同学张大伟,商量一起去白洋店排队。我们听了大概的情况,做了一些简单的准备,带了水、干货、钱、食物、手电筒、租了自行车,我和大伟做了前3次北京到白洋淀的往返。我们开始了一日游。里程:160公里。

我们沿着京广线,一路向南,经丰台、窦店、湖州、高碑店、定兴,向东拐到徐水,经过三埭镇,再到安新县。我跑了12个小时。回来的时候也走了同样的路线,但有时由于西北风强劲,我不得不推着自行车前进。那一年我们18岁,正是我们最有活力的年纪。由于路程较长,我在车上站不稳,摔倒了好久,直到能正常行走,差点摔倒。那天我们出发的比较早,差不多傍晚时分就到达了白洋淀县城。我们无人陪伴地沿着大张庄县东关码头的堤岸行走,询问一位带着孩子的中年男子,附近有没有住宿的地方。 。他看到我们是两个疲惫不堪、缺乏世事经验的年轻人,就把我们带进了他的家。他邀请我们吃饭,甚至让我们住在他家。后来想想,我决定加入白洋店团队,不仅仅是因为孙莉的解释,更是因为这里是北方唯一的鱼米之乡。曾是。也正是因为从这家朴素的白阳店里,人们深深地感受到了这里人们的善良和真诚。我当时太小,只是多次感谢他的盛情款待,只知道他姓张,并没有写名字。第二次来时,我找遍了几个建有类似房屋的村子,也没找到那家人。久而久之,这似乎成了我脑海中的一个故事,一个奇幻的故事,就像神仙救人一样。做好事后,人和家园都变成了茫茫白茫茫的阳殿,消失在水天之间。

第二次检查时,也有两名女同学加入。车开得很慢,还没到县城,天就已经黑了。途中我们不得不找一家大汽车店住宿。一个大型汽车商店坐落在一个有几间土坯房的庭院里。店主把我们五男一女留在了一间铺有芦席的小屋里,幸好天气不冷,我们就关了油灯,披着衣服躺下就睡着了。我筋疲力尽,突然感觉颈后一阵火辣辣的疼痛,连忙站起来,用手电筒照了照,只见屋顶和泥墙的缝隙里,有很多虫子逃了出来。我们的尖叫声惊动了店主。他说这所房子已经很久没人住了,所以他的饥饿的臭虫正在等待一些美味的肉。

屋里根本睡不着,店主就叫我们打开一捆新的芦苇席,铺在花园里的两辆车下面。然后我们又用两张垫子将它们包围起来,并建造了两间简单的小屋来为它们遮盖过夜。由于他走了100多公里,我们度过了一个疲惫的夜晚。

第三次去的时候,距离县城还有60里路,突然下起了大雪,最后10里路雪深得我们只能推着车。 。雪很深,足以盖住我的鞋面。当我到达法院时,我的裤子、鞋子和袜子都湿透了。不知不觉间,自行车侧面的踏板掉进了雪里。

走访期间,我们还走访了几户已经搬进村里的知青集体户。由于刚搬进来,他们的生活条件很简单。房屋是临时租来的,低矮破旧,有的人只睡在稻草地上,门窗超乎人的想象。到村子的时候,正值午饭时间,主人为了招待不速之客,就把从北京带来的应急面条拿出来,又放了一袋面条,让面条更有味道。我把它拿出来了。每人加几汤匙味精,你的“客餐”就完成了。

或许是因为路途艰辛,或许是生活缺乏安全感,和我一起去旅游的同学中就只剩下我了,就连那两个换了户口的女孩也从此北上。东部军团。当时当地两派正在打斗,收留我们的人一时无法回村。我们不能去农村,因为他们正在县城“革命”。办完户籍手续、加入队列后,他在北京等到“文革”时因派系斗争枪被没收,才得以独自进村,弟弟也被调往白洋淀。做过。因此,在北瓦庄,我们被分配去训练第一批到达的年轻人,我被分配到第一队,我的兄弟被分配到第六队。

在为期一年左右的走访中,我了解了白洋店的基本情况。白洋淀是北方唯一的富国,是主要经济作物。我去过Hakuyo店的很多地方。当时,由于长期干旱,湖水水位很低,浅水地区只能骑自行车而不是划船来晒干。一日,从安树北上,路过一家干鱼店,路过北瓦庄,后来跳了进去。那时我还在实地考察,所以没有明确的目标,没有好好看看这个村庄,但我只记得,车子经过这个村庄后,最后到了一条深沟。之后,我从这条河上乘几艘船,穿过藏峪甸波涛汹涌的水域,到达州府南关桥,然后登上另一艘船去苍县其他村子看望朋友。塔。这些都是指曾经干涸并在黑暗中汇合的古老河流。

夏季雨水较多,白洋淀湖水泛滥。秋末,我们从安州乘船,穿过八里水道,第二次踏上北河庄。在我青春最充实的时期,我在这个水乡小镇生活了六年。那些对我帮助很大的村民,那些不断喂养我的湖水,那些随风摇曳的芦苇,那些早晨和傍晚,都在我的心里。这里成为我的第二个家,我在那里写下了我的第一首诗。


640 (5)


西行琐记(十二篇选一)


行走在最古老的土地上


到鲜为人知的山区旅行,那里的山腰树木星罗棋布,道路微风徐徐,将带您回到最纯朴的旧时光。

十多年前,我和牛庆国、蓝野一起从兰州坐小巴,经过临陂,经过威远,经过莲花山、首阳山,最后步行到了天水。一路上,我遇到了很多奇怪的事情,有时我什至感觉自己回到了过去。甘肃省陇西市莲花山地区是青藏高原和黄土高原的过渡地带,海拔2000米左右,降雨量较大,因此他3次都无法进入家中。莲花山,宗教圣地,又名白坝山,又名西空道山。这里居住着许多不同的民族,许多宗教在这里蓬勃发展。

十多年前,陇西威远还是一个充满自然气息的偏远地方。我们沿着乡间小路蜿蜒前行。当我们经过遥远而高亢的花曲时,我们能听到它。我做不到。虽然是一首无伴奏的歌曲,但是旋律却显得非常自然优美。我顺着声音望去,看到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坐在一根大蚱蜢树枝上唱着《花》。当他听到我们的车声时,他停了下来。我们下了车并与他交谈。他是一位年轻的牧羊人,在山里放羊。每年六月,莲卡山区都会举办花卉节。这个传统已经延续了数百年,人们在这里唱歌。我们让他再唱一首歌,但男孩有点害羞,所以我们不能再强迫他了。与他交谈后,我得知他是一名高中生,暑假回家帮家人放牧。那只老蚱蜢一定有一百岁了。我问他首阳山在哪里,他说不远,我们就告别继续赶路。车什么时候转弯的?山柱子上,我又听见后面传来年轻人的歌声,好像山里很轻松很梦幻?他们会向我们告别,甚至可能会满足我们的愿望。那声音是如此的自然和美妙,有时回想起来,都会触动我的心。 10多年过去了,当年那个卖花的少年如今过着怎样的生活?路上的一次偶遇,让他感到有些孤独。山里的年轻歌手一定已经三十岁了。

翻过几个山口,在一个缓坡的路口,看见路边蹲着一个身穿灰色衣服的中年男子。他下车问路,结果发现他是一条蛇。卖方。笼子里有几条大小不一的蛇。在这个遥远的国家,他一路上并没有遇到多少卖蛇的人。谈话中,我一个字都听不懂,但他似乎知道我们要去伯益和舒齐的坟墓,于是他停止了谈话,指着那条杂草丛生的路。塔。我急忙朝小路走去,走了几百米,就看到了一座像门楼一样的青砖碑。碑文上写着:“此乃商夷民伯邑叔齐之墓。碑文端正,工细,为左宗宾所书。碑后,右山,树林间,在十多英尺高的大坟前,我们随处采了一束野花,低下头,把坟推到一边。当我们到达问路的山口时,神秘的卖蛇人已经出现了。看来他是来带我们参观的。

居阳山在午后的阳光下投下墨绿色的影子。伯益和舒齐已经沉睡了三千多年。他们从燕山孤竹国西进,礼治国家的周文王死了,武王试图攻打周,兄弟俩停下马来劝阻。沿燕尾河而上,至首阳山,因未食周万而死。在这个三千多年前的故事中,不同的人各得其所,智者守礼,愚者止步。有人说,他们的死见证了中国原始民主社会的终结。尽管观点各异,但这个故事中有许多重要的情节值得考虑。因此,历代各地都修建了五座伯夷叔齐墓,分别是三门峡、河南偃师首阳山、陕西岐山首阳山、河北潜山首阳山、首阳山。在河北省潜山市。我做到了。位于陕西省和顺市。 。据史料考证,最真实的应该是甘肃省威远市的首阳山。

``西山采垂花。我有暴力倾向,而且我不知道内心是什么。我怎样才能确保神农和由香突然消失,我就安全了?”我可以回家吗?当我在这里徘徊时,我的生命正在减少!”这是白木在去世前写下的。 《挑韦》这首歌曲出自《史记》,由司马迁录制。我想我需要确认这是否真的是这首歌。像这部作品,本来应该收录在《诗经·秦风》中,算得上是杰作,但孔子为何留下这部作品呢?

离开首阳山后,我们参观了莲花山的道观。寺庙坐落在一个缓坡上,有些荒凉。门是开着的,但我打电话时没有人应答。我径直走进一个杂草丛生的庭院。就在这时,一名身着灰色长袍、长发的道士从西房中走了出来,他的脸庞看上去像是沾满了烟灰。他得到的不是问候,而是答案,这并不是他想要的,他的身体感到虚弱,在风中摇曳。

突然,我想起了卖蛇的莲花生大士,还有五次云游出现在这里的弘树……

那时的威远县城还很古老,毫无生气,但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廊桥跨度之大,造型之美。相传建于明朝洪武年间,是渭河上游第一桥。经过历代多次修缮,纯木悬臂横拱桥于2001年重建,我们看到的是一座年久失修、无法攀登的巨大老廊桥。这是因为渭水不再是一条流动的河流,宽度超过一百英尺,你只能在不到一英尺宽的溪流下行走。过了桥,仍能看到精致的木制品。这座古桥据说廊桥上还悬挂着历代名人的题字。新桥建成后,又增设了一批民国达官显贵的题词。历史变迁,山河也变了。这里是中华文明最古老的摇篮。从伏羲到商周,从大禹治水到这座美丽的廊桥,这确实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水土资源丰富的土地。 ,气候舒适,土壤适宜居住。

我不记得那是哪个村庄或城镇,但我经过时正下着小雨。街道像鹅卵石一样,两边的人行道都是木制的门窗,随着时间的推移,已经变成了深棕色。你真的感觉自己身处四川、江苏或浙江的山村或小镇。前方,原本平坦的道路突然开始蜿蜒下陡坡。有人告诉我天水就在前面。

这时,乌云从天边升起,夕阳从山腰斜斜地落下来,散发出半透明的深绿色。不知为何,我突然想起了在临洮看到的那块瓷砚,上面有月出云纹。砚台的制作工艺极为简单,它是由椭圆形石头简单抛光和雕刻而成。桂花枝尖的墨绿色石头边缘,悬浮着一轮淡淡的明月。 “茫茫云海间,明月从关山升起。风吹万里玉门关……”这是一幅独特的作品,我相信这也是一种象征的。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。

西方神奇的沙漠风情,深深地铭刻在我的身心中,铭刻在大自然中,铭刻在历代文人墨客的诗词里。


640 (6)


散点观花(十二篇选一)


内卡河边的诗人之屋


一位诗人告诉我们:人们诗意地生活在大地上。他就是德国诗人荷尔德林。他曾住在德国南部黑森林的小镇蒂宾根。

图宾根是一座大学城,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一所大学。图宾根大学已有约 550 年的历史。这是一座美丽的小镇,有着悠久的文化传统,有七座山峰支撑,内卡河流经其中。古老的市政厅、哥特式大教堂和许多建筑都具有古典的装饰美。黑格尔、歌德和黑塞都曾居住在这里。图宾根大学有十位诺贝尔奖获得者。

诗人荷尔德林毕业于蒂宾根大学神学院。他的旧居在内卡河北岸。这是一座黄色的小楼,圆塔掩映在绿树之中。现在这里是诗人的展览空间,被称为荷尔德林塔。诗人一生患有精神疾病,一直住在这所房子里直到去世。

去年夏天,我们从慕尼黑到纽伦堡再到罗腾堡,来到这个小镇,入住了内卡河一座桥上的酒店。从酒店的窗户可以看到内卡河、桥梁和绿化。山上的树 半个城市。夏天的内卡河尤其繁忙,桥上的人和车川流不息。桥岸边有很多餐馆和酒吧。游轮码头停泊着许多不同类型的船只,包括带有桌椅的大型木筏,这是您在其他地方找不到的。更令人惊奇和亲切的是,除了游艇之外,所有的船和筏都是由竹竿推动的。当我们和村民一起排队的时候,让我们想起了白杨店。其执棍技术为甸县之最。我在那里住了六年,并且非常擅长撑杆航行。

大型木筏和游轮上的人们互相挥手致意,海滩和桥梁上的行人举起了啤酒杯。音乐和笑声让平静的河水变得活跃起来。

您可以从桥步行到内卡河中间的一个岛屿。这个岛是一个长长的遮荫岛,免受阳光照射。几排高大的梧桐树冠连在一起,河风从两边吹来,空气清新宜人,粗壮的树干在看书,年轻人在河边互相拥抱,人们是一对他走进的走廊。这是一个恢复活力的好地方。

那天下午我们沿着主路走,看到了大教堂、市政厅和一些16、17世纪的老房子。我们去了荷尔德林河边的旧宅。周一闭馆,所以我们只能在入口处拍几张照片。我们在桥下的酒吧休息了一会儿,坐在凉棚下。我坐下来,点了几杯当地的白啤酒。我看着风景。一阵风过后,乌云不知从何而来,开始下雨了。雨很快就停了,天空又放晴了。阳光照亮了山地景观中的树木和成堆的建筑物。印象派以来肮脏、丰满的形象。内卡河两岸的景色是那么的丰富、和谐、平静、优雅,红、黄、白的房子和倒影在水面上。

雨后光影变幻的云彩,也让我想起了荷尔德林的诗:“宇宙之光,乐神乘柔云行。”英年早逝的中国诗人张藏曾居住在这里,在蒂宾根大学任教,这就是我对蒂宾根小镇的记忆。沿着川岛长廊走着,看到了对岸的荷尔德林故居,想起了张佐最著名的诗《镜中》,让我想起了东西方文化的差异。我有点茫然。我想歌德、黑塞、荷尔德林、张藏也曾走过我现在走过的河中央的走廊。他想,那棵高高的梧桐树,他们要做什么呢?在蒂宾根的那天晚上,我写了一首诗,名为“纪念蒂宾根诗人”。


内卡河缓缓流过 / 图宾根夏日的阳光下下着大雨 / 在海边的酒吧里喝着小麦啤酒 / 看竹竿上的木筏航行和人们放松 / 我们当时 / 我们谈论诗歌黑塞和荷尔德林 ∥ 在这个心系诗意的小镇∕ 没有“南山遍地梅花” ∕ 但我想“幸福的神在行走” ∕ 我相信有“柔和的宇宙光云” 《徘徊》∕看教堂顶上的白云飘了多久∕河心岛上有两排巨人梧桐树下,遮天蔽日,现在肯定是当诗人独自行走时,诗人张藏英年早逝,让我想起这个小镇/内卡河沿岸的一栋圆房橙色小楼/荷尔德林在这里生活和去世/一所建在其中的大学。 15世纪/古老的山川河流遥远而充满异国情调的蒂宾根小镇/缅怀一位英年早逝的诗人-2018年8月1日,蒂宾根。


注:引自诗人张藻和荷尔德林。诗人黑塞也曾住在这里。


荷尔德林因精神疾病被禁锢在这里度过余生,而张佐则因癌症匆匆从中国回国,不久就告别了这个世界。他们抛开世间的一切,为我们、为流经图宾根的内卡河留下了一首诗。


640 (7)


编辑:简直

二审:牛莉

终审:金石开、符力

扫描二维码即可在移动设备上查看

    1. 每日好诗第425期(现代诗)入围作品公示
    2. 第422期“每日好诗”公开征集网友评论的公告
    3. 每日好诗第425期(旧体诗)入围作品公示
    4. “爱中华 爱家乡”中国农民诗会征集启事
    5. 第二届“天涯诗会”征稿启事
    6. (白嫩爱爱人人片资源站超碰)屈子行吟·诗歌之源——中国·怀化屈原爱国怀乡诗歌奖征稿启事
    7. 以理想的诗意编织乡村的模型
    8. 公告:中国诗歌网“每日好诗”评选相关事宜
    9. (久久久久Aⅴ无码国产精品)每日好诗第424期(现代诗)入围作品公示
    10. 中国作协召开党组理论学习中心组学习(扩大)会 专题研讨新时代文学更好助力乡村振兴
    1. 中国作协召开党纪学习教育动员部署会暨党组理论学习中心组学习(扩大)会
    2. (A片成人极品av人理伦片)每日好诗第424期(现代诗)入围作品公示
    3. 每日好诗第424期(旧体诗)入围作品公示
    4. 除了诗歌美学,还应强调诗歌力学
    5. (国产永久免费哟哟国产网码视)细节是诗意生成和传达的强大动力
    6. “春天送你一首诗”征集选 |第九辑
    7. (综合欧美亚洲高跟鞋观看观影)致敬巨匠,百年诗情!北京法源寺百年丁香诗会今日开幕
    8. 第421期“每日好诗”公开征集网友评论的公告
    9. 海峡两岸诗人在漳共品四月诗歌诗与城市光影——闽南诗歌节在闽南师范大学开幕
    10. 年橘花诗会诗歌征集获奖名单公示
    1. “东京梦华 ·《诗刊》社第40届青春诗会” 签约仪式暨新闻发布会在京举办
    2. 东莞青年诗人展之三:许晓雯的诗
    3. 年“春天送你一首诗”活动征稿启事
    4. 屈子行吟·诗歌之源——中国·怀化屈原爱国怀乡诗歌奖征稿启事
    5. “唐诗之路,诗意台州”第八届中国诗歌节诗歌征集启事
    6. (久久国产免费88xx免费片极品)东京梦华·《诗刊》社第40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
    7. (久久国产免费88xx免费片极品)每日好诗第419期(现代诗)入围作品公示
    8. (天堂资源厨房高清网乱子伦)《中秋赋》中心思想
    9. (日韩久久亚洲一二三产av嫖巨粗)每日好诗第420期(现代诗)入围作品公示
    10. 中国南阳·“月季诗会”采风作品小辑
    1. (精品国产一剧情aaaaaa亚洲城)中国诗歌网开通“《诗刊》投稿专区”
    2. 《诗刊》征集广告词
    3. 清新旷达 笔底无尘——读温皓然古典诗词
    4. (国产自产拍港台セッav衣)同舟共济,以诗抗疫——全国抗疫诗歌征集启事
    5. 关于诗和诗人的有关话题
    6. (精品亚洲一毛多资讯99se)公告:中国诗歌网“每日好诗”评选相关事宜
    7. (精品亚洲一毛多资讯99se)赏析《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》
    8. 寻找诗意 美丽人生——上海向诗歌爱好者发出邀请
    9. 以现代诗歌实践探寻现代诗歌的本原
    10. 首届“国际诗酒文化大会”征稿启事 (现代诗、旧体诗、书法、朗诵、标志设计)